香港马会特码图库
您的位置:首頁 > 防空防災 > 防空知識

國外民防工程

    完善的民防工程是一個國家提高生存能力和保存戰爭實力的重要手段。當今世界,幾乎所有國家都將民防工程建設視為本國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的有機組成部分,給予高度重視。

起源:“炸”出來的民防意識

國外民防工程的產生和發展經歷了一個與空襲長期斗爭相互推動發展的過程。民防萌芽于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當時,隨著飛機技術性能的提高,特別是轟炸機的出現,空襲后方城市、工業區、交通樞紐成為敵對雙方經常性的戰斗行動,“要地防空”便應運而生。最早組織要地防空的是英國。在德國空軍的不斷轟炸下,為減少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英國在倫敦建立了獨立的防空指揮機構和專門的防空部隊,并在市區實行燈火管制、構筑防空洞、疏散居民、建立空襲警報系統等。這些消極防空措施,稱得上是民防的萌芽,而被飛機轟?逼出來的防空洞則成了國外民防工程當之無愧的“始祖”。

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的20年間,特別是自1930年以后,隨著軍事航空工業和技術的迅猛發展,轟炸機的數量急劇增加,空襲威脅明顯增大,歐洲許多國家相繼建立“城市防空體系”,民防工程也因此得到了迅速發展。當時英國各重要城市、掩蔽所、防毒室比比皆是,基本上人人有洞可藏。法國則大力構筑掩蔽所,僅巴黎就構筑了2萬個,可容納170萬人,約占巴黎人口的2/3。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由于雙方都把削弱或保護戰爭潛力作為贏得戰爭勝利的重要手段,空襲的規模和范圍達到了空前程度。因此,參戰各國更加注重城市防空的基礎設施尤其是民防工程建設,以有效地保護居民和經濟目標,減少空襲造成的損失。整個二戰中,英國本土落彈7萬余噸,傷亡僅14.7萬人,大大低于第一次世界大戰。而德國在戰前就構筑了大量防護工程,因而德國雖然從1941年開始即遭到美英兩國的戰略轟炸,但直到1944年,其軍火生產還在穩步上升。即使是遭到原子彈襲擊的日本長崎,搬進坑道內的造船廠和魚雷車間,不僅沒有人員傷亡,而且照常開工。

冷戰結束后,民防工程的地位作用不僅沒有降低,反而隨著高新武器裝備在戰爭中的大量運用,顯得更加重要。海灣戰爭中,伊拉克的巴格達和巴士拉等大中城市,正是由于建成了數量較多、標準較高的防護工程,才在多國部隊42天的狂轟濫炸中,保證了較低的軍民傷亡率。科索沃戰爭中,弱小的南聯盟,面對以美國為首的強大北約長達78天的高強度轟炸,仍然保存了85%以上的軍事實力,不能說與其平時構筑的大量的民防工程不無關系。它充分說明,對付現代高技術空襲,民防工程仍然是主要的、基本的防護手段。

堅固:在于平時的投入

國外不少專家在分析民防工程的發展歷史后認為:花在民防工程計劃上的費用具有很高的價值。因民防工程具有防空抗災雙重功能。因此,不少國家投入較多資金用于民防工程建設。前蘇聯每年用于民防工程建設的投資為50-60億美元,截至其解體前總投資超過2000億美元。美國的民防工程投資每年約10多億美元,近幾年仍在不斷增加。英國、芬蘭等國家的年度民防工程經費預算也都在1億美元以上。

有了充足的經費作保障,國外民防工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普遍發展較快,一些國家人均占有防護工事甚至達到了4平方米以上。在具體做法上,各國則各有所長。

美國民防建設的重點是修建掩蔽設施。可以說,美國的地下軍事設施是世界上最先進的。例如,在核戰情況下指揮北美方面戰爭的斜陽嶺指揮所,坑道貫穿花崗石山體的一半,成為一個龐大的人造地下宮。在1.8公頃面積的地下城中,共建有15棟三層的鋼筋混凝土建筑物。其中還設有一所醫院和一座水庫,并儲備有30天的給養。這項工程堪稱是世界上最大、最好和最堅固的核防護設施之一。此外美國還采取了多種措施:一是因地制宜地建設民防工程。對全國的地下建筑、天然洞穴以及住宅的地下室進行全面調查,以確定它們做為防護工事使用的可行性。二是鼓勵私人建造簡易掩蔽部。對那些在建設工業企業和居民住宅過程中附帶構筑地下掩蔽部的單位和個人給予獎勵,并在財政上給予部分支持。三是制定法律、法規,為民防工程建設提供法律保障。1996年至1999年,克林頓總統專門簽發了《保護關鍵基礎設施》等多項總統行政命令。這些措施極大地刺激了美國民防工程的建設。其結果是,建成了大約60萬個基本適用的掩蔽部,城市中75 %的建筑物都有地下室,總面積達6億5千平方米。

[FS:PAGE]

南聯盟由于長期受戰爭威脅,且國土面積較小,經不起戰爭的長時間消耗,因而對民防工程建設的重視程度不亞于軍隊建設。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南以 “像100年不打仗那樣進行建設,像明天就打仗那樣進行準備“的態度,在全國修建了大量堅固的民防工程。如深埋地下30米以上、裝有先進電子設備、掩體可抗 3000度高溫的首腦指揮工程;有4英尺厚的砼防護層、2英尺厚的鋼筋砼防爆門、用以掩蔽飛機和導彈的防護工程;城市地下四通八達的道路網和商業街等。這些工程內生活設施齊全,密閉性能良好,兒童甚至可以在外面漫天的轟炸中安然入睡。這次南聯盟面對北約的空襲斷然解除宵禁和燈火管制以顯示其不屈的決心,從一個側面也說明了他們對自己防護工程的自信。

瑞典是北歐唯一沒有參加北約的一個中立國家,采取“武裝中立“政策已達 170年之久,長期處于和平環境之中。但瑞典卻從來沒有放棄過增強國家整體防御力量的努力,它將民防與軍事防御、心理防御、經濟防御等同作為其總體防御的重要組成部分。瑞典認為,從縮短隱蔽需要的時間和盡量減少損失的角度看,數量多、規模小的掩藏部,比數量少、規模大的掩蔽部理想。至今,全國已建有民防地下掩蔽所6.6萬多處,600多萬床位,可容納700萬人,約占全國人口總數的 85%。目前,瑞典仍以每年5.5億瑞典克朗的資金用來修建掩蔽部,使掩蔽部的數量以每年15-20萬個的速度增加。

建設:寓于平戰結合之中

民防工程建設通常耗資巨大,維護保養任務繁重。為在保證民防工程總數量的增加的前提下盡量減輕國家財政負擔,各國普遍采取了“平戰結合“的建設方針,使民防工程最大限度發揮社會和經濟效益。除少數專用的軍事設施外,大多數國家的民防工程都是平戰兩用的,戰時作為掩蔽部,平時為生產、生活服務。

日本政府認為在未來戰爭中城市防空最理想的方法是實現地下化,建設地下城市。因此,日本通過國土開發計劃和城市建設計劃,采取平戰結合的方法,大量構筑地下街、地鐵、地下停車場以及地下發電廠、地下油庫等地下工程。其中,地下街已經成為日本城市建設的一個突出特點。日本地下街的建設是由政府作出規劃,通過招商由私人公司本著誰投資,誰管理、誰受益的原則進行投資建設,政府給予優惠政策或低息貸款。目前在全國20多個大中城市建有100多條地下街,總面積超過100萬平方米,尤其是東京、大阪、名古屋、京都等大城市發展最快。如東京地下街遍布全城,面積1萬平方米以上的地下街就有17條,其中東京火車站前的八重洲地下街面積超過10萬平方米。為便于管理,日本較大型的地下街都設置有地下救護中心監控室,通過閉路電視監視系統,溫感、煙感報警系統,燃氣報警和通訊系統等,對地下活動掌握得一清二楚,一旦發生意外,能及時進行處置。

德國歷史上經歷過許多戰爭,并且二戰后東、西德長期對峙,所以對民防工程的“平戰結合“功能考慮得比較周全。就一般私人住宅防空設施來說,除具備 “三防“功能外,其他功能亦很齊全。為防坍塌,在設計和建造上要求民防設施具有較好的穩定性,橫向跨度不能太大,而且兩側要留有出口。再如為防火災,建造材料特別是門窗必須用防火材料。還有對地下室空氣過濾要求非常嚴格,各種緊急出口通道設計比較合理。對于公共防空設施則要求更高。波恩市的一所地下醫院,建筑面積3000平方米,設有460張床位,編制126名醫務人員。該醫院完全按戰時需求設計和建造。消毒間、手術室、病房、嬰兒室、飲水處理站、污水泵站、空氣凈化室、制冷設備房間、電力機房、物資倉庫等各種醫療救護和勤務保障設備一應俱全,并且具備“三防“功能。像這樣的地下醫院德國共有92所,其中還有幾所擁有上千張床位。它平時能部分接治病人,戰時能在接到命令后的 24小時內全部投入使用。

[FS:PAGE]   

起源:“炸”出來的民防意識

國外民防工程的產生和發展經歷了一個與空襲長期斗爭相互推動發展的過程。民防萌芽于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當時,隨著飛機技術性能的提高,特別是轟炸機的出現,空襲后方城市、工業區、交通樞紐成為敵對雙方經常性的戰斗行動,“要地防空”便應運而生。最早組織要地防空的是英國。在德國空軍的不斷轟炸下,為減少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英國在倫敦建立了獨立的防空指揮機構和專門的防空部隊,并在市區實行燈火管制、構筑防空洞、疏散居民、建立空襲警報系統等。這些消極防空措施,稱得上是民防的萌芽,而被飛機轟?逼出來的防空洞則成了國外民防工程當之無愧的“始祖”。

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的20年間,特別是自1930年以后,隨著軍事航空工業和技術的迅猛發展,轟炸機的數量急劇增加,空襲威脅明顯增大,歐洲許多國家相繼建立“城市防空體系”,民防工程也因此得到了迅速發展。當時英國各重要城市、掩蔽所、防毒室比比皆是,基本上人人有洞可藏。法國則大力構筑掩蔽所,僅巴黎就構筑了2萬個,可容納170萬人,約占巴黎人口的2/3。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由于雙方都把削弱或保護戰爭潛力作為贏得戰爭勝利的重要手段,空襲的規模和范圍達到了空前程度。因此,參戰各國更加注重城市防空的基礎設施尤其是民防工程建設,以有效地保護居民和經濟目標,減少空襲造成的損失。整個二戰中,英國本土落彈7萬余噸,傷亡僅14.7萬人,大大低于第一次世界大戰。而德國在戰前就構筑了大量防護工程,因而德國雖然從1941年開始即遭到美英兩國的戰略轟炸,但直到1944年,其軍火生產還在穩步上升。即使是遭到原子彈襲擊的日本長崎,搬進坑道內的造船廠和魚雷車間,不僅沒有人員傷亡,而且照常開工。

冷戰結束后,民防工程的地位作用不僅沒有降低,反而隨著高新武器裝備在戰爭中的大量運用,顯得更加重要。海灣戰爭中,伊拉克的巴格達和巴士拉等大中城市,正是由于建成了數量較多、標準較高的防護工程,才在多國部隊42天的狂轟濫炸中,保證了較低的軍民傷亡率。科索沃戰爭中,弱小的南聯盟,面對以美國為首的強大北約長達78天的高強度轟炸,仍然保存了85%以上的軍事實力,不能說與其平時構筑的大量的民防工程不無關系。它充分說明,對付現代高技術空襲,民防工程仍然是主要的、基本的防護手段。

堅固:在于平時的投入

國外不少專家在分析民防工程的發展歷史后認為:花在民防工程計劃上的費用具有很高的價值。因民防工程具有防空抗災雙重功能。因此,不少國家投入較多資金用于民防工程建設。前蘇聯每年用于民防工程建設的投資為50-60億美元,截至其解體前總投資超過2000億美元。美國的民防工程投資每年約10多億美元,近幾年仍在不斷增加。英國、芬蘭等國家的年度民防工程經費預算也都在1億美元以上。

有了充足的經費作保障,國外民防工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普遍發展較快,一些國家人均占有防護工事甚至達到了4平方米以上。在具體做法上,各國則各有所長。

美國民防建設的重點是修建掩蔽設施。可以說,美國的地下軍事設施是世界上最先進的。例如,在核戰情況下指揮北美方面戰爭的斜陽嶺指揮所,坑道貫穿花崗石山體的一半,成為一個龐大的人造地下宮。在1.8公頃面積的地下城中,共建有15棟三層的鋼筋混凝土建筑物。其中還設有一所醫院和一座水庫,并儲備有30天的給養。這項工程堪稱是世界上最大、最好和最堅固的核防護設施之一。此外美國還采取了多種措施:一是因地制宜地建設民防工程。對全國的地下建筑、天然洞穴以及住宅的地下室進行全面調查,以確定它們做為防護工事使用的可行性。二是鼓勵私人建造簡易掩蔽部。對那些在建設工業企業和居民住宅過程中附帶構筑地下掩蔽部的單位和個人給予獎勵,并在財政上給予部分支持。三是制定法律、法規,為民防工程建設提供法律保障。1996年至1999年,克林頓總統專門簽發了《保護關鍵基礎設施》等多項總統行政命令。這些措施極大地刺激了美國民防工程的建設。其結果是,建成了大約60萬個基本適用的掩蔽部,城市中75 %的建筑物都有地下室,總面積達6億5千平方米。

[FS:PAGE]

南聯盟由于長期受戰爭威脅,且國土面積較小,經不起戰爭的長時間消耗,因而對民防工程建設的重視程度不亞于軍隊建設。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南以 “像100年不打仗那樣進行建設,像明天就打仗那樣進行準備“的態度,在全國修建了大量堅固的民防工程。如深埋地下30米以上、裝有先進電子設備、掩體可抗 3000度高溫的首腦指揮工程;有4英尺厚的砼防護層、2英尺厚的鋼筋砼防爆門、用以掩蔽飛機和導彈的防護工程;城市地下四通八達的道路網和商業街等。這些工程內生活設施齊全,密閉性能良好,兒童甚至可以在外面漫天的轟炸中安然入睡。這次南聯盟面對北約的空襲斷然解除宵禁和燈火管制以顯示其不屈的決心,從一個側面也說明了他們對自己防護工程的自信。

瑞典是北歐唯一沒有參加北約的一個中立國家,采取“武裝中立“政策已達 170年之久,長期處于和平環境之中。但瑞典卻從來沒有放棄過增強國家整體防御力量的努力,它將民防與軍事防御、心理防御、經濟防御等同作為其總體防御的重要組成部分。瑞典認為,從縮短隱蔽需要的時間和盡量減少損失的角度看,數量多、規模小的掩藏部,比數量少、規模大的掩蔽部理想。至今,全國已建有民防地下掩蔽所6.6萬多處,600多萬床位,可容納700萬人,約占全國人口總數的 85%。目前,瑞典仍以每年5.5億瑞典克朗的資金用來修建掩蔽部,使掩蔽部的數量以每年15-20萬個的速度增加。

建設:寓于平戰結合之中

民防工程建設通常耗資巨大,維護保養任務繁重。為在保證民防工程總數量的增加的前提下盡量減輕國家財政負擔,各國普遍采取了“平戰結合“的建設方針,使民防工程最大限度發揮社會和經濟效益。除少數專用的軍事設施外,大多數國家的民防工程都是平戰兩用的,戰時作為掩蔽部,平時為生產、生活服務。

日本政府認為在未來戰爭中城市防空最理想的方法是實現地下化,建設地下城市。因此,日本通過國土開發計劃和城市建設計劃,采取平戰結合的方法,大量構筑地下街、地鐵、地下停車場以及地下發電廠、地下油庫等地下工程。其中,地下街已經成為日本城市建設的一個突出特點。日本地下街的建設是由政府作出規劃,通過招商由私人公司本著誰投資,誰管理、誰受益的原則進行投資建設,政府給予優惠政策或低息貸款。目前在全國20多個大中城市建有100多條地下街,總面積超過100萬平方米,尤其是東京、大阪、名古屋、京都等大城市發展最快。如東京地下街遍布全城,面積1萬平方米以上的地下街就有17條,其中東京火車站前的八重洲地下街面積超過10萬平方米。為便于管理,日本較大型的地下街都設置有地下救護中心監控室,通過閉路電視監視系統,溫感、煙感報警系統,燃氣報警和通訊系統等,對地下活動掌握得一清二楚,一旦發生意外,能及時進行處置。

德國歷史上經歷過許多戰爭,并且二戰后東、西德長期對峙,所以對民防工程的“平戰結合“功能考慮得比較周全。就一般私人住宅防空設施來說,除具備 “三防“功能外,其他功能亦很齊全。為防坍塌,在設計和建造上要求民防設施具有較好的穩定性,橫向跨度不能太大,而且兩側要留有出口。再如為防火災,建造材料特別是門窗必須用防火材料。還有對地下室空氣過濾要求非常嚴格,各種緊急出口通道設計比較合理。對于公共防空設施則要求更高。波恩市的一所地下醫院,建筑面積3000平方米,設有460張床位,編制126名醫務人員。該醫院完全按戰時需求設計和建造。消毒間、手術室、病房、嬰兒室、飲水處理站、污水泵站、空氣凈化室、制冷設備房間、電力機房、物資倉庫等各種醫療救護和勤務保障設備一應俱全,并且具備“三防“功能。像這樣的地下醫院德國共有92所,其中還有幾所擁有上千張床位。它平時能部分接治病人,戰時能在接到命令后的 24小時內全部投入使用。

[FS:PAGE]   

網站導航
主辦單位 | 投稿郵箱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 返回頂部
香港马会特码图库 吉林15选5开奖 今天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时时购买 快乐12任3稳赚 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福彩快3合肥 31选7中奖计算 老mg娱乐场城网站 赛车pk10冷热趋势 大乐透今晚精选一注